吴亚军再用信托 变革中的龙湖去哪

首页

2018-12-05

消失在公众视野9个月再度回归后,龙湖集团主席吴亚军除了继续推行架构调整外,更将家族传承的问题着手安排。

11月22日晚,龙湖集团发布股权分派公告称,吴亚军设立的SilverSea信托(母亲信托)已于11月21日将全部已发行股本分派至女儿蔡馨仪设立的全权信托XTH信托(女儿信托)。 按照股权分派当天收市股价港元/股来计算,亿股对应的市值约为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亿元。 与此同时,蔡馨仪无条件承诺及保证其根据吴亚军的指示行使相应股份的投票权。

交财不交权根据公告,分派的亿股股份占龙湖集团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

按照常规,随家族信托分派%龙湖股权而让渡给蔡馨仪的,除了近500亿元的财富继承,应该还有新晋大股东蔡馨仪作为女儿信托设立人对龙湖集团的投票权。 但此次价值500亿元的股权分派,实际上并未导致龙湖真正意义上的实控人变更。 资产分派之后,吴亚军仍担任龙湖主席兼执行董事,并如常参与公司运营管理。

投票权仍紧握在吴亚军手中,%龙湖股权带给蔡馨仪的实际上仅为收益权。 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吴亚军将家族信托分派股权作为实现财富传承的工具,一方面可以跳脱传统财富继承方式复杂的继承程序,另一方面实际上也可以保有家族控制权,实现股权更好增值。 从公告来看,在财富传承前,投票归属权已然经由母女两人的约定进行了明确,说到底,现阶段的龙湖还是吴亚军当家。 最起码,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将会这样。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如是概括道。

铺路蔡馨仪上位?这不是吴亚军第一次利用家族信托进行操作。 主席吴亚军女士与蔡奎先生已经以和平、友好的方式解除婚姻关系。

2012年11月20日,当时的龙湖地产官方宣布了创始人吴亚军离婚的消息。

在婚变消息公布的同时,龙湖还表示,自上市时起,吴亚军和蔡奎的股权一直分属两个信托持有,并且蔡奎未在公司担任职务。

离婚事件不涉及股权变动,对公司运营也没有实质影响。 作为大股东,吴亚军夫妇在未来会继续保持一致行动,为维护公司权益达成共识。 根据当时的公开报道,婚变后,吴亚军和蔡奎此前共同持有的%的龙湖股份,在2012年8月6日已经分割为%和%两份股权。

9月18日,吴亚军拿出亿股,以每股元的市场配股集资方式,将自己的股份稀释至%,而婚变后的龙湖股份中,吴亚军的持股量回升到%。 为避免龙湖大批股份落在第三方手上,蔡奎已签署协议书,让吴亚军暂时掌管其28%股权。 六年之后,吴亚军再次启动家族信托将价值500亿元的股权分派财富顺利交付到了女儿蔡馨仪手上,也给了外界更多的想象空间。

经北京商报记者向龙湖方面求证确认,蔡馨仪当前在龙湖内部确无任何任职。

市场有声音称,吴亚军借助家族信托分派股权之举,不排除为女儿走上龙湖台前铺路的可能:一是此前有房企二代继承家族企业的案例,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指定女儿杨惠妍接班就是一例;二是与吴亚军财富传予女儿的案例相似,龙光地产创始人纪海鹏同是以家族信托为传承工具,先确定女儿纪凯婷大股东的身份以及收益权,继而有意识放权至纪凯婷逐步上位,目前纪凯婷任龙光地产非执行董事一职。

就公司近期是否有计划安排蔡馨仪入职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龙湖,不过龙湖方面对此问题未予回复。 但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吴亚军借助家族信托分派掉全部公司股权后,龙湖集团实现了经营权、投票权、收益权的三权分离。 并表示,在无家族成员入场公司的现实情况下,龙湖的去家族化在民企之中仍然算得上最为彻底。 从未任命蔡馨仪到龙湖就职这件事看,龙湖现阶段走的仍然是去家族化的道路,这与吴亚军放权辞任CEO后提出的深度机构化仍然暗合。

不过该业内人士也表示,从吴亚军当前的500亿财富传承计划之中,仍难以揣摩其背后用意。

至于未来是培养蔡馨仪接班,还是继续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家族企业,还是一个有待时间检验的问题。

据了解,由于信托财产在法律上具有相对独立性,受托人因承诺信托而取得的信托财产,信托将这部分财产与委托人的其他财产隔离开来,起到防火墙的作用,但又不属于受托人的财产,并让受托人只能根据信托合同的目的、内容,以实现受益人及信托的利益最大化为准,根据委托人的指示去使用、管理信托财产,而信托的收益又归属于受益人。 换言之,如果委托人因经营不善而负债累累或者因离婚而分割财产的话,委托人的债权人无法就信托财产索偿,也无法要求法院将信托财产纳入委托人破产财产的范围;而当委托人离婚时,其配偶也不一定能如愿请求分割信托财产。

龙湖改革尽管吴亚军此番通过信托传富于女的目的尚未明确,但龙湖的持续变革却早已开始。

一方面,来自人员。 2018年3月,龙湖集团南京公司总经理李宏耕和集团战略部总经理王亚军相继宣布辞职;稍早几月,在2017年底,另有一批有着中海背景的高管选择出走:龙湖集团副总裁袁春辞别千亿规模龙湖,转而加入百亿房企鸿坤集团;此外副总裁颜建国回归中海,上海公司总经理张泽林转投协信。 自此,从中海地产离职相继加入龙湖集团的袁春、张泽林、李宏耕、颜建国及徐爱国等人,在为龙湖打下千亿江山之后,几乎全部离散。

另外方面,来自架构。

在接二连三的高管离职潮之下,龙湖年内已多次对组织架构和高管职位进行调整。 除了调整北京区域管理团队外,包括上海公司与苏州公司正式合并为龙湖集团沪苏公司,原苏州公司正式更名为沪苏公司苏州事业部。

原龙湖集团上海公司总经理温介邦任职沪苏公司总经理;龙湖新业务长租公寓也进行了换帅,由集团CEO邵明晓兼任冠寓CEO。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分析称,龙湖股权架构持续调整以及高管频繁出走背后,除了高管对职业生涯另有规划外,很大程度上或与龙湖规模目标不断提升产生的业绩压力有关。

据了解,龙湖于2017年开始提速奔跑,强劲的扩张势头之下,龙湖2017年合同销售额大增%至1560亿元,行业排名也由第13名跃至第8名,上升5个位次。 为了保持行业地位,龙湖而后提出了2018年实现2000亿元,以及未来突破3000亿元的更高目标。 从当前业绩情况来看,龙湖今年前10月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已达到亿元,完成年度2000亿元销售目标的%。 上述行业人士表示,在披露过家族财富继承计划后,对身后财产没有后顾之忧的吴亚军,接下来要考虑的无疑是重整团队,带领龙湖冲刺更高规模目标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崔启斌荣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