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江豚濒危程度比大熊猫更严重 “长江精灵”目前的生存状态如何?

首页

2018-11-12

长江江豚濒危程度比大熊猫更严重“长江精灵”目前的生存状态如何?发布时间:2018-11-0510:06来源:荆楚网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墨  “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衡量长江健康与否的重要标志,就是长江生物的生存状况。

  11月3日至4日,由农业农村部和湖北省政府主办的长江生物资源保护论坛在武汉举行。 作为此次论坛的四个分论坛之一,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论坛昨日召开,来自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政府主管部门、非政府组织及企业代表200余人,共同把脉“长江精灵”的未来。

  作为长江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中华鲟、长江江豚、长江鲟是论坛关注的焦点。

然而,这些长江精灵的保护形势十分严峻——白鱀豚、白鲟等长江水生野生动物已多年未见,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等珍稀物种濒临灭绝。   旗舰物种就像一把伞,保护好旗舰物种,就保护了伞下的生物和环境。 保护好中华鲟、长江江豚、长江鲟等珍稀动物,就是保护长江母亲之河。

  国务院办公厅近期出台的《关于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强调,实施以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为代表的珍稀濒危水生生物抢救性保护行动。   这些“长江精灵”目前的生存状态如何?还需要采取哪些保护措施?这些都成为昨日论坛交流的热点,大家都有一个共识:我们要为子孙后代留点什么。   白鲟,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由于其吻形长如象鼻也叫“象鱼”,重可达千斤,历史上分布在长江和钱塘江。 已有15年未被发现。

  分布于西部的四川、陕西以及东北部的黑龙江等省区。

体形修长,最大者体长可达2米。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长江鲟,又称达氏鲟。

  长江江豚  一个从濒危升到极度濒危,一个从极度濒危降到易危  江豚保护形势比大熊猫更严峻  在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后,长江江豚成为长江唯一的哺乳动物。 长江江豚的保护形势到底有多严峻?  昨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会长李彦亮用一组数据,将大熊猫与江豚的保护相比较、相借鉴,指出长江江豚极度濒危的现实。   2016年9月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宣布:中国“国宝”大熊猫将不再被列为濒危物种,其受威胁等级从“濒危”降为“易危”。

而长江江豚,自2013年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极危”物种以来,一直处于极度濒危的状态。

  从种群数量来看,国家林业局今年8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野生大熊猫为1864只,比上世纪80年代增加67%,圈养大熊猫为518只。

农业农村部今年最新公布数据显示,长江江豚为1012头,比上世纪90年代下降76%,比2012年下降32%,虽然大幅下降趋势得到有效控制,但处于极度濒危的现状没有改变。

“二者的保护力度,也存在很大差距。 ”李彦亮说,保护大熊猫的各级保护区多达67处,面积达258万公顷,占大熊猫栖息地面积的%。

而江豚的各级保护区仅9处。

  科研方面,江豚的研究力量与研究成果严重不足。 “我国建立的大熊猫研究专家库的人数过百,而江豚科研队伍仅数十人,专家更是以个位数来计。 ”李彦亮说,科研力量的不足,导致了江豚研究的诸多空白。 目前,江豚人工繁育存活率较低,相关技术还有待进一步突破。

“还有一个差距,是科普的欠缺。 ”李彦亮说,大熊猫目前已输出至17个国家的22个动物园,全世界公众认识大熊猫,进而关注或参与到大熊猫的保护,而大多数人还只是从视频、从照片中认识长江江豚,“我们有必要让更多的人看到江豚,认识它,了解它,进而关爱它,保护它。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在有条件的科研单位和水族馆建设长江珍稀濒危物种人工驯养繁育和科普教育基地。   中华鲟  长江里最后一种江海洄游的大型鱼类  洄游产卵场的中华鲟仅剩20余尾  “白鲟已不见踪影,中华鲟作为长江里最后一种江海洄游的大型鱼类,是长江的纵向连通性的重要指征。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危起伟说,白鲟、中华鲟和长江鲟——长江顶级生态位物种,其群体数量最能直观反映长江生态环境的变化。   和恐龙同时代的中华鲟,是现存最古老的鱼类。

早在西周时期,就有利用鲟鱼的记载——《周礼·天宫·兽人》“春现王鲔”,鲔就是鲟鱼。 春秋战国时期,即有“鱼子酱”的记载。 《诗卫风·硕人》“鳣大者千余斤,可蒸为臛,又可作鲊,鱼子可为酱”,鳣即鲟鱼。

  目前,白鲟已在长江中难觅踪迹,长江鲟也无自然繁殖的观察记录。   1981年葛洲坝截流以来,长江中华鲟繁殖群体数量快速下降,2009年列入IUCN红色目录CR级(极度濒危),2013、2015、2017年自然繁殖活动发生间断,物种延续岌岌可危。 危起伟透露,根据去年冬天的监测,洄游到葛洲坝产卵场的中华鲟亲本仅剩20余尾。

“湿地围垦、河岸硬化、岸线开发、航道疏浚、采石挖砂、涉水工程等使得栖息地丧失、退化;重金属污染、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污染则影响了中华鲟的繁殖能力。

”危起伟说,导致中华鲟数量急剧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三:宏观生态格局改变导致栖息地的丧失和功能下降,环境污染导致物种自身生存繁衍能力下降,过度捕捞、非法捕捞导致种群数量减少。

  在危起伟看来,旗舰物种种群变化的状况往往反映了一个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中华鲟自然种群的衰退反映了长江生态系统的退化,对中华鲟的保护效果在很大程度上也能够反映长江生态保护的效果。

“濒危和灭绝的是长江中的物种,但带来的后果是长江生态系统的衰退和崩塌。 ”  2015年,农业部组织编写的《中华鲟拯救行动计划》开始实施。

危起伟介绍,作为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入库项目,三峡库区中华鲟“陆-海-陆”接力保种基地已规划完成,将开展中华鲟生活史关键环节生境保护和分段驯养繁育,通过人工技术条件满足中华鲟江海洄游习性需求。

目前,项目可行性报告已通过农业农村部评审,作为储备项目计划近年启动。                                                     。